宮崎葵 洋基 KaKa 賞櫻 c羅 

漂流木的獨白之三
我對這世界的第一印象,是當我探起頭來,陽光灑在我的身上,讓我舒服得想伸一伸懶腰,看一看四周,卻盡是一片焦黑。過了很久我才明白,這是一種循環,當地上的葉子累積太多,天氣又太熱,一直不下雨,就會這樣,我想或許這是我的宿命。我的兄弟們會去哪裡呢?或許是落在人來人往的車道上,或許是落在堅硬的石頭地,或許是落在沼澤,或許是落在池塘,我沒有機會再看見他們,我只能拜託風,幫我找尋,幫我帶話給他們,希望他們一切平安。
接下來的那幾年,我還很懵懂,我也還太嬌嫩,周圍沒有強大的保護,甚至連芒草都想欺負我。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就抬頭看著天上的白雲,幻想著我也能隨著風到處去旅行,那樣能讓我好過一些,儘管我知道那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。
當我茁壯的時候,小草已距離我太遙遠,遠得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,我最歡看向對面的山坡,她的姿態窈窕,或許年紀和我大概相當?我喜歡看著她,不管是晴天雨天,不管是寒冷的冬夜,或是沐浴在熾熱的驕陽。漸漸的,我成了一棵「公寓樹」,我讓鳥兒在我身上結巢,我提供他們遮風蔽雨的地方,他們則幫我除去身上的害蟲。年復一年,住戶來來去去,有些則是我看著他們成長、茁壯,相戀、組織家庭。
有一天,我看見卡車跟怪手進入對面的山坡,慢慢地原本茂密的林相,變得醜陋,下雨便成為一片泥濘,滾滾的土石往往盡情渲洩而下,我擔心她,我想保護她,卻無能為力。她開始憂傷,頻繁的落葉更是一種警訊。在鳥兒幫我詢問過她的意見後,忙碌的蜜蜂幫我授粉,我想讓她的靈魂能寄住在種子裡,繼續生命的旅程。不久,卡車跟怪手,離我越來越近,我知道我的時間也不多了,幸好在我們有限的生命裡,我能遇見真正的靈魂伴侶。我知道我跟她,在未來的日子裡,並無遺憾。
修建到一半的道路,使得土壤異常的疏鬆,就在梅雨季的一個深夜,山坡迅速地滑落,彷彿被刀削去一般,我落入了下方的河道,載沉載浮,不知道經過了多久,我到了一處淤積的河道,空氣的味道告訴我,已經離海不遠了。有一天,一對戀愛中的男女從我前方經過,從他們口中得知,原來這裡叫做「牛山」,我突然覺得很疲憊,或許已經接近生命的終點。我閉上眼睛之前,我彷彿看見她的身影,她在向我微笑,她在向我招手……


 

2

黃東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